您的位置:免費論文網 > 語言學論文 > 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 正文

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

2018-04-17 09:18:54 來源網站: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: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

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 本文關鍵詞:語言,影響,媒體,文化

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 本文簡介:【摘要】信息技術的發展使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和傳播工具——語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具體而言,延伸了語言的結構、語體、語篇的研究范圍,改變了傳統的語言規范,豐富了既有的語言體系,產生了新興的網絡語言文化。這樣具有突破性語言現象的產生,使系統、全面地研究網絡語言成為必要。【關鍵詞】網絡語言;新媒體;語言文化隨

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 本文內容:

【摘要】信息技術的發展使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和傳播工具——語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具體而言,延伸了語言的結構、語體、語篇的研究范圍,改變了傳統的語言規范,豐富了既有的語言體系,產生了新興的網絡語言文化。這樣具有突破性語言現象的產生,使系統、全面地研究網絡語言成為必要。

【關鍵詞】網絡語言;新媒體;語言文化

隨著信息技術的突飛猛進,互聯網正逐漸將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“一網打盡”,形成新興的網絡空間,使現實社會文化得以無限延伸與擴大。在這個新興的網絡空間里,人類文化活動、文化方式、交流和傳播方式、人們的價值觀念和思維方式,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在這個新興網絡空間里形成的新興媒體,更是導致了社會文化的各種顛覆性改變,而承載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基本手段——語言,則是受影響最直接、最深的元素。語言是人類思維的載體,是人們交流思想的媒介,同時也是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和傳播工具。各國有各國的語言、各民族有各民族的語言,各地區有各地區的方言,各領域有各領域的慣用語言。可見,語言是根據不同的語言環境所產生并約定俗成的、動態變化著的元素。在互聯網這個特殊的環境里,網絡特性直接決定了語言的特性,網絡特殊的形式和功能直接影響語言的結構和應用。在這個平臺上,語言的制造者、發出者和接受者、傳播途徑和渠道、使用環境、使用目的等諸多因素較之傳統媒體都發生了質變,導致語言的變異層出不窮,甚至一些基本概念都發生了變化,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。

語言結構的改變

傳統意義上對語言的定義有廣義和具體之分。廣義而言,語言是人類交流的手段,是一套共同采用的溝通符號、表達方式與處理規則。具體理解,語言是由語音、詞匯、語法手段構成的符號系統,用于客觀描述人的思維活動,是人類交流和理解的工具。新華詞典和辭海里對語言的定義非常簡明:語言是人類特有的表達意思、交流思想的工具,由語音、詞匯、語法構成一定的體系。語言有口語形式(對話和獨白)和書面形式。也有學者對語言下了這樣的定義:“語言是一種特殊的社會現象,是人類的思維工具和最重要的交際工具,是一種音義結合的符號系統。”①語言通常由語音或文字組成,但有時語言符號會以視覺、聲音或者觸覺方式來傳遞,所以一些輔助手段也被列入語言研究和表達的范圍內,比如音符、圖畫、數學符號,以及身體姿態、手勢、表情等體態手段,總稱為語言外部手段。但是,傳統上,這些語言外部手段表達的思想內容是非常有限的,比如體態語,一般只限于肯定、否定和簡單的數量,以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簡單意思。其他的像代碼、數學符號等交際方式,更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,不可能代替語言作為交際工具。而且,不同民族對體態和手勢語的使用率也大相徑庭。所以,從來沒有一個社會不用有聲語言,而用手勢、圖畫、音樂來互相交際,語言外的表情達意的手段不過是語言的輔助工具而已。語言學主要就是研究語音和文字的科學。將語音和文字掰開揉碎,將語音分解為音素、音位、音節,將文字的結構由小及大劃分為語素、詞、短語、句子、全文,并從不同角度對這些結構層展開研究的,就是傳統意義上的本體語言學。但是,互聯網的出現,改變了傳統的信息傳播渠道,造就了不同以往的交流平臺,網絡的無限性與同步性,創造出“不需面對面的及時互動”語境,在這個語境下,語音可以遠距離發送,文字也能同步交換,而且,文字符號的統治地位逐漸被網絡空間特有的新興元素所取代,比如表情圖片、動態表情畫面、視頻、圖像等等。在互聯網平臺上,我們想要表達的、本來需要很長一段文字話語來描述的思想,一個小小的表情符號就可以全部取代。于是,由語音、詞匯、語法組成的語言文字反而顯得繁雜而不便,人們越來越愛使用這些可以實時傳遞的動態和靜態表情符號,它們形象生動、寓意深遠、簡單明了、自然隨意、一目了然。事實上,我們已經離不開這些符號表情,很難想象沒有視頻和圖片的網絡新聞,或者沒有表情符號的微信聊天和對話。大量傳統交際不可能使用的新興表達和傳播手段,廣泛使用在今天的新興媒體上,甚至逐漸取代語音和文字,構成新媒體上的新語言系統——網絡語言,這種有別于傳統平面媒介的語言形式,包括了中英文字母、標點、符號、拼音、圖標(圖片)和文字等多種組合。所以我們認為,在新興媒體語境下,語言的定義應該做更廣義的設定,語言學的概念亦需要進行適當調整,語言學的研究重點必須跨越“由語音、詞匯、語法構成的體系”,延伸到“由語音、詞匯、表情符號(包括動態表情符號)、音像、圖片、語法構成的更加復雜的符號系統”。

語體概念的改變

語體是為適應不同交際領域的需要形成的語言運用特點的體系,是根據不同交際領域形成的功能變體。從大的層面看,話語的表現形式只有口語和書面語兩種,所以,傳統意義上,語體只有口頭語體和書面語體兩類。在傳統語境里,口語往往是面對面的互動交流模式,書面語則是不能或者不需要面對面交流時的一種語言應用模式。照這個分類,傳統紙質媒體上的語言多為書面語體,廣播電視的語言則是口語體,以及書面語口頭傳遞的復合語體。在新興媒體上,語體有了新特征。新興媒體是集音、像、圖片、視頻、文字、符號為一體的綜合平臺,在這里,口語和書面語形式交互使用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最具特色的,是新媒體上互動的對話,比如微信交流、qq聊天。聊天對話本是純粹的口語體,是面對面的即時互動式語音交流。傳統意義上的口語交流還可以借助許多語言外的手段,如語音、音調、面部表情、身體語言等,而文字交流不具備這些條件,所以傳統意義上的聊天不可能是書面的。但是,互聯網技術解決了這個難題,互聯網提供的時空一體使得對話雙方不需要面對面用語音進行,而可以借助語音發送,或者,更多的是,用遠程同步傳遞文字和圖片的方式,達到面對面聊天的及時互動效果,這就使得書面同步聊天成為可能。事實上,新興媒體上的對話和聊天,是口語通過書面文字的呈現,即所謂“手聊”,是在電腦上或者手機上用書寫形式呈現口頭聊天,或者說是“鍵盤上的會話”。文字同步互動的問題解決了,保留了口頭面對面交流的即時性,可是傳統口頭交流的輔助手段如語音、語調、表情、手勢等如何解決?于是,網絡上出現大量特殊的虛擬輔助手段,取代了傳統的實物輔助手段,比如靜態和動態的表情符號,取代面部表情和身體語言,大量感嘆音詞,取代語音。網絡表情符號里蘊藏的意義和修辭內涵,甚至超過真人面對面的表達,也超越了語音和詞匯表達的深度和廣度。非面對面的手聊,還可以避免面對面談話的不嚴謹、詞不達意,或一些不好說出口或不好拒絕的尷尬,因此,越來越受到人們的追捧,以至于人們在可以使用語音聊天和語音傳送時,仍然選擇筆頭書面形式來交談。此外,還有另一種相反現象,即一些制作時是書面的語言文字,卻是主持人以朗讀和解說的口頭方式呈現給受眾,比如網絡直播新聞稿、各種網絡脫口秀,即口頭表達書面語體。上述兩種形式的語言很難用傳統的方式歸于書面或口頭語體。因此,近年來出現了口語和書面語體之外的“第三種語體”的說法,即網絡語體,也就是書面化的口語體、口語化的書面語體。總之,借助新興媒體手段,語體的界限正在被打破,產生了意想不到的特殊語體效果,致使語言的語體概念和劃分發生了改變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語篇概念的改變翻開任何一本百科全書或語言詞典,你會發現,對語篇的定義都是:語義連貫的“言語符號單位”。維基百科對語篇的定義是:“語篇指的是實際使用的語言單位,是交流過程中的一系列連續的語段或句子所構成的語言整體。從功能上來說,它相當于一種交際行為。總的說來,語篇由一個以上的語段或句子組成,其中各成分之間,在形式上是銜接的,在語義上是連貫的。”而在互聯網時代,我們認為,這個定義也需要進行適當地調整。在新興媒體上,語篇的構成元素遠遠超出了純粹的語言文字范圍,融進了許多傳播渠道所附加的特殊物質。語篇不再是純粹的文字言語單位,而被看作是“語義連貫的,由語言、圖形、聲音、音樂、視頻影像多種符號系統構成的整體交際單位”。②正是這個顛覆性的定義,推出一個新的概念——網絡語篇。廣義上看,今天的網絡語篇,已經超出語言范疇,成為一個綜合復雜的系統,它的定義,早已不是“語義連貫的言語符號單位”這么簡單了。我們可以借用兩個英語詞,來厘清語篇和網絡語篇的異同。英語對語篇的表達通常有兩個詞:text與discourse,兩者翻譯成中文都是:話語、語篇,其異同一直很難厘清。有學者認為兩者可以互換代用。有的學者將前者翻譯為文本,后者翻譯為話語,以示區別在書面和口頭。也有學者認為discourse是產生于一定語境中的交際事件或交際過程,是動態的,而text則是對這一交際行為或過程的文字記錄,是言語活動的產物或成品,是靜態的。凡迪克(vanDijk)對discourse的研究比較深入、全面,他區分了discourse的不同層面的含義:第一層含義是指交際事件的“成品”,即以語言符號編碼的“對話”“談話”或“text”,即discourse的語言形式層面。第二層含義指的是某個交際事件,不僅包括交際過程中的參與者(說者/聽者、作者/讀者),還包括交際過程中特定的場景(時間、地點、環境)。簡言之,dis⁃course就是通過交互作用來實現的交際過程。③我們認為,今天新興媒體上的語篇的交際功能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語言外的諸多部分,必須視作一個交際過程discourse,而不再是孤立的、對交際過程的文字記錄text。我們借用美國控制論專家香農和韋弗提出的交際空間模型傳播模式,可以厘清網絡語篇的特點。這個模式將交際空間分為以下幾個基本的組成部分(如圖1):1.信息發出者;2.信息接收者;3.信息本身;4.信道;5.反饋;6、7.信息編碼和解碼過程;8.交際環境(語境),這個模式很好地展現出交際過程中的復雜性和多面性。事實上,要想真正把握和理解新媒體空間的語篇結構,必須將整個語篇從制作到傳遞直到接收的過程完全納入,觀察完整的交際傳播過程,在這個交際模式中:傳統語篇text=3=信息本身;傳統媒體語篇=3+4=信息+信道;網絡媒體語篇webdis⁃course則是處在全部傳播要素集合中的信息1+2+3+4+5+6+7+8,即包括信息發出者、信息接收者、信息本身、信道、反饋、信息編碼和解碼過程、交際環境(語境)在內的全部交際過程。此外,網絡因其特殊的空間能量,使大語篇、立體語篇、多層語篇成為可能。在互聯網平臺上,通過超鏈接,語篇得以立體化、多層次化,無限擴大化。在這里,語篇的邏輯性、語義連貫方式、銜接手段、篇際性、篇章情態性等諸多問題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,形成新的構詞成句構句成章的規律與規則,以至于近來興起一門新的分支學科:新媒體寫作。因此,我們認為,網絡空間的語篇概念,不能再以傳統的思維去理解和定義。語言規范的改變因為互聯網的特性是開放與自由、大眾與娛樂,在自由、互動、草根的需求下,新興媒體上的語言規范,也變得不再那么重要,方言化、賣萌搞笑、插科打諢成為網絡語言的常態,為了達到極簡和爆料,語言慣有的規則受到沖擊。網民為了提高輸入速度,對一些漢語和英語詞匯進行改造,對文字、圖片符號等隨意鏈接和鑲嵌,創造出大量的漢字、數字、英文字母混雜組合的新詞匯,出現了一些完全不符合漢語規范的網絡語言,主要表現為幾個方面。比如對語音規范的改變:以大量錯誤的、變異的語音取代規范的發音,如將輔音F讀成H,L讀作N,Z讀作ZH,S讀作SH:“飛機”讀作“灰機”,“非常”讀作“灰常”,“姑娘”讀作“姑涼”,“那么”讀作“辣么”,“老子”讀作“老指”,“死”讀作“屎”等等。比如對詞匯使用規范的改變:一些根本沒有任何聯系的詞匯拼湊在一起構成新詞新意:秒殺、吐槽、淚奔、菜鳥、屌絲;一些原本不能獨立成詞的語言單位可以單獨使用:潮、渣、宅。一些錯別字被故意常用化:霉女、帥鍋、斑竹。比如對語法規范的改變:詞類改變、構詞變異、倒裝、特殊句式。你短我,我微你(名詞動用);很甄嬛(名詞形用);上班ING(構詞變異);各種罵(動詞名詞化);嚴重鄙視你(形容詞修飾動詞);吼吼!(擬聲詞動詞用);我下了,先(倒裝)等等。

語言文化的改變

網絡語言的大量出現豐富了既有的漢語語言詞匯體系。現在,網絡語言不僅是部分網民的娛樂工具,更收入了權威詞典,登入主流媒體,甚至對其他語言都產生了影響。比如《新華字典》和《現代漢語詞典》就新收錄了“給力”“山寨”“宅男”“團購”等一系列網絡語言。就“給力”一詞而言,其最早出現在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學生上傳的一段動畫片中。學生的一次娛樂性表達卻獲得網民的追捧,應用場景從網絡語境擴展到主流媒體。2010年11月10日,“給力”一詞出現在人民日報頭版標題《江蘇給力“文化強省”》中。“給力”的英文表達和法語表達“geilivable”“trèsguélile”還被紐約時報所關注。這既是網絡語言豐富了現代漢語的表現,也預示著知識生產的權力下放。過去自上而下的知識生產過程,因為互聯網的出現,增加了自下而上的途徑。更多的普通人能夠參與到以網絡詞匯為代表的知識生產中來。但與此同時,網絡語言中也充斥著大量的詞匯不規范使用、謾罵他人等失范現象。首先,在一些社交媒體平臺和娛樂平臺中充斥著大量不雅的用法,“臥槽”“傻逼”等詞匯成為網民的常用語,即使互聯網運營商能夠設置詈詞詈語的屏蔽系統,但是網民通過對其變形、變音仍然能廣泛傳播,比如“傻逼”改為“煞筆”,這些文字的變體并不能改變其含義的低俗性。這種詈語的使用實質上是一種語言暴力,極易影響網絡環境。其次,不規范的表達方式影響漢語的純潔性和嚴謹性。特別是對于青少年、留學生等群體而言,影響其語言能力的培養。比如許多網民將文字進行變體,“強”變為“弓雖”,“鬧太套”意為“notatall”。利用偏旁部首、符號、英文、繁體字等進行拼接、變換,其他人很難理解其中傳達的意思。網絡語言也折射出社會的各種現象。“且行且珍惜”“跪舔”“鳳凰男”“干爹”等帶有強烈的事件性的詞語,折射了群體之間、階層之間的矛盾沖突。背后蘊含著對社會現實無奈的表達、對生活現狀的不滿、對權貴階層的戲謔等價值表達。基于上述基本概念在互聯網空間的改變,我們得出結論,現代語言已經發生了質變。網絡特殊的形式和功能直接影響語言的結構和應用。在這里,言語的制造者、傳播途徑和渠道、接受者較之傳統都發生了質變,導致語言的應用變異層出不窮。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突飛猛進,網絡信息鋪天蓋地,無縫隙地覆蓋世界每個角落。毫不夸張地說,當今世界圖景的構建絕大部分依賴于互聯網,由此可見互聯網的影響力和作用力之強大。在這個影響力巨大的領域內,海量的網絡語言大大增加了人類言語活動的總量,使世界言語的總量值增大到無限。可以說,今天人類的語言更多地體現在互聯網上。人們手頭閱讀的材料更多的是手機和電子閱讀器,眼睛看的、耳朵聽的大部分是互聯網上24小時不間斷制造出的言語文本。這些帶有互聯網特征的語言應用,隨網絡迅速進入千家萬戶,直接影響和改變著標準語言,創造語言規范,引導語言走向網絡化。這樣一個具有非凡影響力的領域語言的應用,自然引起全社會的關注,并使系統、全面研究網絡語言成為必要。

作者:李瑋 褚建慧

  • 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

    【摘要】信息技術的發展使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和傳播工具——語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具體而言,延伸了語言的結構、語體、語篇的研究范圍,改變了傳統的語言規范,豐富了既有的語言體...




本文標題:談新興媒體對語言文化的影響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huqkw.live/show/214105.html
聲明: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,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;若未進行原創聲明,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;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,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!

推薦專題

關注排行

       
31选7走势图福建省